Alain L. Gutiérrez Almeida

Alain L. Gutiérrez Almeida

Pedro Tejeda,哈瓦那雪茄推荐师

我和雪茄的第一次接触是在我上高中时,大概十七八岁。我在比纳特里奥省的La Soga 地区学习。学生们都学习种植雪茄。大多时候的周末我都住在农户家里。我记得他会放两张椅子在电视前,点上一支他自己卷的雪茄。雪茄让我的嘴巴很难受,农户很享受的看着很费事的我,还冲我做鬼脸。他真的非常可爱,但是很有魔力。品着一根哈瓦那雪茄,看着电视,和亲爱的人交谈并喝一口朗姆酒。 我是哈瓦那雪茄推荐师,在La Bodeguita del Medio餐厅的吧台工作。25年前,我看到了一个哈瓦那雪茄的广告,广告上一个先生非常优雅的向他的顾客展示着托盘里的雪茄。这幅画面吸引了我的注意。我想模仿他来卖在我们在酒店里的雪茄。就这样,我认识了一个记者,他向我展示用一个雪松板怎么点燃雪茄。这个时刻非常影响我,让我对雪茄的世界充满了热情。

厨房就像是一个妒忌的女人

一位厨师告诉我要厨房要裸着进去。你也这样认为吗? 是的,从一开始,应该在厨房里慢慢的穿好衣服,也就是用知识来武装自己。厨房就是一个妒忌的女人。你需要时时宠爱她,如果不,东西都会被烤糊。需要给它许多的爱和热情,努力吧一道菜做到最好。在古巴当厨师,需要创造力。 羊排 配料 (2人份): 10条小羊排 3瓣蒜 半个切成手指宽的洋葱 盐和胡椒 2勺橄榄油 1个成熟的番茄 1枝新鲜的迷迭香 把羊排用盐,胡椒,洋葱,蒜和迷迭香腌渍10分钟。加热油锅,把羊排煎到颜色金黄。然后装盘,用生菜铺盘子,番茄切成四分之一。可以依照个人口味加入盐和胡椒和几滴香醋。

古巴人:Héctor Vinent,奥运会冠军及世界冠军。拳击教练员

我叫Héctor Vinent Charón,从2005年开始,我作为一名拳击教练员在哈瓦那老城区的Rafael Trejo体育馆工作。我训练13-14和15-16级别的运动员。我来自古巴圣地亚哥的Los Songos体育馆。从小我就在拳击馆了。. 在由于比赛造成视网膜脱离的手术过后,2000年我必须要退役了。我在餐厅工作过5年,我不想知道关于运动的一切。我感觉非常失败。Ángel Moya,我现在的训练伙伴,是他让我重新回到了体育馆,让我把最好的都教给这些年轻人。从那时起,我的学生在所有参加的比赛中都进入前三名。

古巴人Morayma Cabrera Delgado

从18年前起,我就是餐厅Bon Apetite的主人。我是音乐人。曾在国家艺术学校学习弹钢琴。在ISA,还学习唱歌,也给了我去巴西文化交流的机会。那是90年代,在古巴,一个新的法律可以允许私人生意。当我表演回来,这让我很感兴趣,我和家人决定,开一家小餐厅。所有我表演赚的钱,我都投了进去。那时候,还只是一个小地方,不像现在的一样。 从音乐转到烹饪是一个经济决定。音乐是我的生活,我的行为,我的本质,但是不是所有的表演都会有收益。我需要帮助我的母亲,养育我的孩子。所以,我看到了在所有人合作和帮助的条件下创造家庭经济的可能。那时,我看到了长远的经济效益。我要感谢我的母亲。她是西班牙人,很会做菜。她让我在烹饪的世界时学会了很多,因为我的生活曾是钢琴。 六年还是八年前,我去了西班牙。我的妈妈死了但是在那里还有亲戚。我想去旅行,也有想要去的期望。有了去的可能性,我决定走下去,我的母亲没有走的路,我感觉她应该也会走。那段时光是我生命中非常好的时光。认识了遥远的家人,交了新的朋友,在那里工作。我试图想要发展一下,但是我的儿子和生意都在古巴。这里才是我的根, 

El Tocororo餐厅是一次可怕的经历吗?这是谁的主意?

Tomás Erasmo Hernández León. (Cabaiguán,1942)  La Cecilia餐厅的创始人。在海明威港口的Papa’s的烹饪改组工作过。El tocororo餐厅的创始人,是古巴第一家没有菜单的餐厅。丰富的国际经验。曾是议会大厦特殊活动组的厨师。管理餐厅La Finca 和El Ranchón的厨房12年。曾为50年间来访古巴的大多数重要人物主厨。现在在城市历史中心的Mamá Inés餐厅。 El Tocororo餐厅是一次可怕的经历吗?这是谁的主意? 是我的主意,是一次伟大的牺牲,因为要开一家没有菜单的餐厅是不简单的。他们可以向你点任何东西,比必须要很快的找到解决办法,不能搞砸了。我很喜欢这样。我喜欢客人给我压力,让我点菜单上没有的菜。如果现在有人点扁豆汤,现在没有,我就出去找。如果向我点辣木酱,我就做。是的,我喜欢让顾客高兴。在Tocororo,这是很不可思议的,销售也非常高。

古巴人Jesús Ramón Rodríguez Burgo 钟表修复匠

我叫Jesús Ramón Rodríguez Burgo,我是城市历史办的钟表修复匠,属于修复和完善实验组。我的工作就是修复一些中标的机械设备。我作为钟表匠人的启蒙之路是我爸爸给的。他是钟表匠,是他带我进入了这行。然后我在钟表学校学习,也就有了从事修复古老钟表的基础。 大概18岁时,我修好了我的第一块表,它是一个那个时候所有的俄国造的闹钟。有一次发生了一件让我很好奇也很搞笑的事。我在一个完善组工作,当他们给我拿来一个瑞士造的闹钟表。它是一有着很小机械的表,也就是一个手表的大小。我记得我拆开它,清理过后,然后就可以工作了。我交工后的第二天,那个顾客来投诉我。你想一下,我都已经全部弄好了,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然后我再次打开它后,发现有一只小蚂蚁在里面,导致它不能工作。这是一件前所未闻的事情,但是很好笑。 我修过的最古老的表是大将军殿中其中一个玻璃柜里的。它是一个18世纪的表,有报时装置,也可以说,像挂在墙上的表一样会有大钟的声音或者敲打声。到我手里的时候没有损坏,但是也有100多年没有工作了。我把他完全拆开。里面的机械部分相当复杂,但是我还是把它清洗,上油,对表然后开始工作了。我还有幸修理了Félix Varela的表。

美食

María Elena Palmero (1969).财经学士学位。自学厨师。2002年间到2007,管理餐厅Doctor Café ,2007到2012年在餐厅El Palio任职厨师。2009年与2010年,曾为Torres葡萄酒组织的 Catas Ciegas做晚餐,2012年12月,自己的餐厅EL Patio开张。 地中海沙拉 配料: 一个新鲜番茄 120克奶酪 香醋 橄榄油 盐和胡椒 普罗旺斯叶 把番茄切成4片,然后加入盐和胡椒以及香醋,橄榄油和普罗旺斯叶腌制。 每片番茄上放置奶酪像盖子一样,然后再配上一些干果和西班牙Serrano火腿。...

Juan Miguel Mas,芭蕾舞者,Voluminosa舞队舞蹈设计

我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89年。当我很跳舞的愿望很强烈。我总是在家里窗帘之间跳舞。在家跳舞时,我总是穿着外婆的大长衫。 我以前是个很胖的男生,没有机会进入一所舞蹈学校。1989年,因为30周年的国家舞团设了一个“古巴舞蹈”的课程。那是一个为没有职业培养机会的人而设立的。这个课程要收钱的。我去国家剧院报道。当报名的老师看到我后,就问我:“你这么胖,怎么跳舞?我们这有像观察员类似的选择,100土比索。”“好的”我告诉他。“我就报100土比索的”。 然后我就开始上课。那是第一个国际化的课程。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。当我到教室时,来自北美的老师Lorna Bursall问我我来的目的是社么。我告诉他我非常喜欢跳舞,我很想学习跳舞,跳舞是我的梦想,由于我身材的关系我只能选择作为观察员来上课。Lorna老师对我说:“他们这样告诉你,但是你 可以在我的课上跳舞”。所以老师让我开始了“舞蹈”,不能说我跳过舞,因为关于正规的舞蹈我什么也不懂,只是在电视盒剧院里看到过。

Página 3 de 4 1 2 3 4
Publicid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