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iro Bianchi Ross

Ciro Bianchi Ross

3圈木棉

 木棉对白人,黑人和中国人来说都是很神圣的,不能触摸的。他和棕榈一样,有着自己的品格。在没有神的允许下,暴风雨,飓风或者闪电不能伤害她,也不允许折断或者砍伐她。种植她的人便和她有了一辈子的承诺,因为从此她便决定着你的运气,健康甚至是命运。她是神圣的。在它的枝叶里住着“奥里沙”,先祖和天主教神。在桑迪利亚教里,Iroko,也就是木棉的信徒们,和Olofi,Obbatalá,Olorum,Oloddumare 还有Ochanlá都是一样的。她是神灵的书,也是神灵的家。用她来祈求可怕和崇拜的神明。 对木棉的祭拜就是绕着她转圈,在Natalia Bolívar《古巴:魔法世界的物语》一书中曾说道。用一根带着铃铛和带有小牛以及有着点燃蜡烛的棍子进行。还要祭献一些供给,鸭子和白火鸡。

Cerro的龙头

随着时间出现和留下了一些短语。我不是指那些流行句子,比如我们总是在守灵的时候听到说“我们什么都不是”,也不是那个“过去写着的”用来表达克制。我也不想提及谚语,而是想说那些在一个特定环境下的句子,奇迹的出现然后用在比它起源更远的地方。我们把它们加入到了交流中同时也知道他们的起源。而且那些幽默家和音乐创作者创造了永久性的句子。不需要说的很深,这句“喝巧克力”是在50年代流行的阿拉贡乐队恰恰舞音乐中的迭句,从那个时代开始就像谚语一样被用在记住欠债人或是欠你承诺人。 这句短语“Cerro的龙头”,是1949年Fernando Noa创作的瓜拉恰舞的标题,改革了流行乐的乐器模式及加入一种新的音色的古巴流行的Arsenio Rodríguez的把它音乐化和流行化了。

Publicidad